都市激情
做爱不在床上

更新时间:2018-07-11


你有老公吗?还有情人吗?你在老公的眼皮下和情人作过爱吗?和情人在公共公共场所作过爱吗?可能没有吧。我们不能在床上作,那也是没法的事。

看过一些姐妹写的文章,对爱和性描写:爱是一笔而过,对性确是过于夸张而脱离现实,(除描写自己的真实记录外,但真实记录也成了一样的味,就显得不实在,可看性就少了。)这是小说,也算是对的。难道是我真的人到中年落伍了?不,我同三个30到40岁的女人交换过体会,也以老大姐的身份关心与四个19到29岁的年青女子讨论过这事,其结论基本上是:爱是第一,有爱才有性。最常用的体位还让老公在上面,其它的体位偶然而为之也有新鲜感。作爱时女人发出的哼哼声、感叹声、大多数都有,比如:来吧……今天有点想……今天你不想我吗?……快点……再用力……好舒服……等等这么加上一点隐晦的语言也有半数存在。像:我受不了啦,快来操死我吧、操我的烂屄等露骨的淫语却没有碰到。

世人都爱听赞美的语言,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。女人更是如此,爱美也爱自己名声,更想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话是优美动听的。从不想接受不好听的话,就是妓女如果她在拉生意的时候,她碰到单身男人也会说:是一个人吗?一个人在街上走多没意思,找个地方歇歇脚有人赔着说说话都好,我们这地方玩的可多了,挺好玩的,保证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快乐,想不想玩玩,我可以代你去(或是我也可以赔赔你)。

但是她决不会说出这样的话:「先生(大哥),我是妓女,想不想日屄,好多人都说我的这个屄和别的女人就是不一样,搞起来是特别的舒服!爽快!又紧、又滑、水又多,只要给钱就可以操我,xx钱搞一回,想怎么弄就怎么弄,保证你爽翻天,一辈子都忘不了,怎么样?来日我一次试试?」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不同。女人在自己的行为中再怎么下贱,她都会为自己找到解释的理由而口中不会说出那么下贱的话来。

还是不说别人,说说自己的事吧,这事父母不知、老公不知、情人的家中不知、单位的同事不知、朋友也不知、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。

忘不了的爱,忘不了的情,但这情与爱又不是自己的老公。

我把我们的事写出来,真的没有这个胆量放在家中,只有放在网上我的信箱中,放在一个只有我才能找得到的地方,让我可以随时看到,回味我们的往事。

我又不想给我的情人看到我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,我怕他笑话我。

面对着老公长期的一个不变而熟习的面孔,一点点的表情变化我都知道他在想什么,要干什么,日子过得平淡无奇。再就是一种像是义务式床弟生活,有时是他想作我不想,有时是我想他不想,很难碰到同时想这事的时候。我不想时也不是不作,他想干时我这个当妻子还得尽妻子的义务,只得作,在被窝里面把下身脱光,两腿一张就等着他干吧,可有一条,那就是先得温柔的摸我那地方,等有水了才能上,不然休想。我想要的时候就先脱,只要手放在他那上面,漫不经心地捏捏动动他就会有表现,若是他疲倦了不想动的话我就爬到他身上去……但没有了初时的激情与快感,总觉得少点什么。

如果还是当姑娘时那么自由自在多好,可我又舍不下我的家庭和可爱的儿子。

我有丈夫,有孩子,也有一份正式的工作,但我还是想……想归想,但又不能超越的男女接触,除丈夫外的和别的男人多说一会话或单独的处几分钟,只要这个消息传到家人的耳朵里就会引起介心,如果没有解释得清楚的话还会引起一阵风波,唉,这就是一种家庭的约束。

现在看来还是单身的好,想和哪个男人说就和哪个男人说,想和哪个男人在大街上走也没有人说闲话。但也不尽然,男人的拥抱是热情的、有力的、舒适的、被捅在怀中有一种踏实、安全、沐浴在爱河中享受着被人爱的醉意,作女人可以轻松的得到,可也不能随便的去享受,我想让很多人来爱我,今天让张三抱抱、明天给李四搂搂,我会开心,但我同时得到的还有就是骂声,下贱!!!和妓女一样!!!所以我又不敢去大胆的享受爱。

我不漂亮,长着一张很不起眼的大众脸,走过一个地方没有人会记得我,连同在一起工作、学习过的人,只两叁年不见也会把我的名字忘记。

我真恨那些长得漂亮的女人到处招蜂引蝶。她们到一处都会引来饿狼般地目光,使男人眼光发绿,我知道那眼光的后面是什么,是在看她前突后翘,想着她被拨光的身子是什么样,咪咪往下垂不?奶头挺起来没有?下面长没长毛?长得多不多?毛长得好看吗?小屄长得好不好看?可见得美女会招来众多的目光,可她还在沾沾自喜,其实那时的她是正在遭受着众人的意淫。

也恨那些只知道看美女的男人,美丽女人得到爱是件很容易的事随时可得,就像路边的野草样随手可拈,眼光自然是高高在上的,今天看上你,明天就会看上别人,就算是她不看上别人,别人也会来勾引她的,(吃的、穿的、玩的、金钱等等投她所好地勾引。世上没有不上钩的鱼儿、也没有不受诱惑的人。)她生来就是要拿给众多人去享用的,我也潮笑那些男人生了一付猪脑子,走着瞧:你费尽心机找个美丽女人当老婆,不出三年她可以给你代上三顶绿帽子你还不知道。

就算你家财万贯弄个绝色美女在家,锁在家中不让她出来,她也会和下人或者邮差作出些风流事来。到不如找个丑女人当老婆,也会尽心尽力的爱你爱这个家。

你要是有点过错她也会原谅你的。聪明的男人他会找一个丑女人作老婆,背着老婆去找美丽的女人寻开心。

美女丑女我都沾不上,很是一般,我也需要爱,需要有人来温暖我的心和我有身体,最初我是非常想先玩玩再成个家的,但要是玩出一个不好的名声时那又怎么办,到那时那嫁人也会很难的。我没有动人的故事,也没有掀起浪花,像很多小人物那样很平淡的就这么安了一个家。老公很爱我,被爱的感觉也真好,我喜欢他搂着我时那种全身无力感觉,我是那么软软的,可他又是那么有力而且硬硬的……男人和女人啦,真是奇怪的动物,男人是处处都显得阳刚有力、经过训练还可以把肌肉鼓得一沱一沱硬硬的,但是……嘻嘻……他们下面那个东西……就是不训练,只要女人的小穴一召唤就可以变得坚硬异常。相反那女人的肉哇,侧一身都是软软的,可最软最嫩的肉又在哪儿呢?‘天生一个仙人洞、无限风光在臀峰。’这话就说得很透撤,女人曲线风光的美,就在于她们的乳峰和屁股才会形成美丽的曲线,要获得飘飘欲仙的快感就得到那仙人洞里一游,那里面才有女人最美最鲜嫩的肉。

男人离不开女人、女人也离不开男人。要埋怨的话只能埋怨上帝把男人和女人是造得那么分不开:男人、女人都在那儿仰趟着,最突出的是他们中间那个地方,一个是高高的突起、在那儿晃晃的找不到有归宿,一个是深深的陷下的窝,没的鸟儿来住空荡荡的,就像凸凹两个字静静地摆在那儿。如果把其中一个字翻一个身再将他们重叠在一起,突起的部分正好落进陷下处,那他们就会扣得死死的,一点缝隙也没有。人也一样,他们其中一个翻个身重叠在一起,也会配合得天衣无缝,鸟儿有巢住了、窝也实在了,终于有鸟儿来啦,各得其所,皆大欢喜。

得到了满足之后又分开。隔三岔五的鸟是会回到窝中的,但他常在外飞,要不是怕别的鸟咬他的话也想到别的窝中去小住一下。可窝就不同了,儿天不见鸟儿她更多的是思念,怕鸟儿再也不回来了,这就是我们女人的悲唉。

我是个一般的窝,可我把我的我的鸟儿喂得很纯,他不会乱飞,他爱我这个鸟窝,除了上班就是回窝,我也上班,也看到好多鸟儿在身边飞来飞去,但我对外面的鸟儿可是一个关了门的窝,他们飞不进来,不是我不愿意让一两只鸟儿飞来歇歇脚,我是怕,怕的是有人知道了这事,众人世俗的眼光和涶液也会淹死我的。

直到我三十出多岁了才碰到一个最好的人选:他大我十岁,很正统,口碑又好,工作出色,又是同事,和他来往不但同事、就连我的家人、他的家人都觉得是很正常的工作关系。休闲时我也常到他家约起人打麻将,他也常到我家打牌,他对我工作上的关心和支持帮助,我对他产生了好感,大家都像好朋友一样相处,但还没有越轨,如果和他那个了一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,而且他也决不会认帐的。

时间一长,大家说话就比较随便了,我常常笑话他:你真是个工作机器人,除了工作还是工作,别看你以前当过兵,一点也没有灵活性,还是个挺胆小的胆小鬼。在一次处理小组奖金时他还是按照老办法平均分配,不想得罪小组的任何人。当时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俩个人,我在文件拿文件时嘀咕道:「工作有好有差,奖金也应该有差异,以后工作怎么开展啦,事作得多的人也不想作了。」「唉,你不知道,我这个头也不好当呀!」我在那儿无意时的翻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,我没有面朝他说话在,当他路过我身边时我能感觉得到,就作成已经找完了文件一转过身刚好碰在他的身上,资料文件就散落了一地,他马上就蹬下去帮我捡。

「算了算了,你忙你的去吧,我自己来捡吧,你这么胆小的人啥事也作不了。」穿着短裙的我没有在男人的面前侧身下蹬,而是对着他微微地分开双腿蹬下去捡失落的文件,我知道他看到我那白白的小内裤了,而且看到了我事先拉歪了的内裤露出的半个阴阜,因为我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的脸红了,我的心也嘭嘭跳个不停。

他住手不捡站了起来:「你老是说我小……我大胆的作事时……可别说我……」我低着头还在捡失落的文件:「你作事我哪会说你呀,你敢吗?」「你以为……我不敢?……那……那……我就证明给你看。」刚一说完我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了起来,拥入了他的怀抱,没想到他对我的反映来得这么快,我的脸热热的,一定也红了,在那上面重重地接受了两个热烈疯狂的吻……我在犹豫、在傍偟、在体味那不同的吻、毕仅是另一个男人。当我的神志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时候他松开了我,在我耳边气喘吁吁地说:「我……我胆小吗……」我知道他那时的心情,他一定是在为他刚才作的事不安,如果我的语言稍有责怪他就会认错赔罪,但又不能咵奖他,那不是显得我很下贱了吗?我只说:「有人看见多不好……」「啊,是的,我看看有没有人来……」又回到我的身边:「没有人来,我再抱抱你。」又把我搂在怀里。

我低着头在他的胸前说:「你也真是胆大,你不怕我检举你吗?只要我一说出去你一辈子都完了,我老公也会来找你了断的……」「我要是都听你的,你就不会说我的,以后我一定听你的,按照你的想法办,奖金也是一样,重新分配过,你以后多给我提点想法,我都会让你满意的,好吗……」我的身子在他怀里轻轻地扭了扭:「你呀……叫我说什么好呢……」他看我没有反抗他,搂在我腰上那只手就移到了下面去捏我的屁股,又开始吻我,那吻既热烈又温情,有一种醉的感觉……「啊!不……」他的手从我后面的裙腰伸了进去贴在的那肉肉的屁股上了。

「亲爱的,抱着你好舒服啊,就让我摸摸吧……求求你了……」手在用力地向我的阴阜摸去。

我的心跳得很利害,那儿已经冒水出来了,如果让他摸到我那水洼洼的地方他一定会笑话我很骚:「不!……一会有人来了……」我用力地扭动屁股,他还是摸到了我那只能给丈夫的禁地。「好了……你已经摸到了……」「好吧,我把手拿出来。」又在我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两下:「到坐位去休息会吧。」下面又湿又沾的不舒服,我想回家换换,望着他含情脉脉地说:「我今天想早点下班回家,可以吗?」「可以,你作什么都可以。」我匆忙的离他而去……第二天早上上班前,小孩吃早点不听话被我骂了一阵,直到上班时我的脸都还有生气的样子,也不和谁说话。九点钟左右他就把其他人的工作安排出门去了,他不安地走到我坐位的面前:「是生我的气吗?……」「不是的,孩子一会想吃这样。一会想吃那样太磨人了……」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:「我还怕你是生我的气呢,那我就放心了,小孩子嘛……」他不停地安慰我、逗我开心……终于我笑了。看到我笑,他又把我抱在怀里,我的脸就贴在他的肚子上,他抚摸着我的脸,脖子、我静静地让他爱抚,见我能接受,从我的衣领口把手伸了进去爱抚我的乳房……我经不住他的爱抚,乳头也挺了起来,我知道我下面又湿了……再摸我会更难受「好了……别摸了……啊……别……」他又把我扶起身,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面抚摸到了我那湿湿的阴阜……「嗳!

……」我哼出了声,扭了扭屁股,是想躲开还是想……我不知道。他的手指轻易地就滑入了我的阴道里了在那里面一动一动的,引起我一阵阵的快感,但又不够……「好了……别摸了……一会有人来了……」但我没有力量离开他。

「好吧,我听你的……」又在那里面插了几下才把手拿出来。

「看嘛,就是你,把我的裤子都弄脏了……你的手还不去擦干净?」我含羞地瞧了瞧他。

「真是太好了,我的心肝宝贝,你真讨人喜欢,我爱你。」「我有什么好的嘛?……还不是一样长的那个东西……你天天摸你的老婆还没摸够?还要来摸我的……」「不一样不一样,你的就是不一样,摸起来是那么的安逸,真是太妙了,让我看看长得什么样子……」「不……有啥好看的……就是一个洞……不给你看……」我紧紧地拉着裙腰。

「好好好,今天不看,以后再说……」他没有强迫我。只是很温柔地吻了吻我。

从那以后,只要我们在一起没有旁人的时候,他都要抚摸我,有时侯就是有人在旁边只要能背过别人的眼他都要想办法摸摸我,就边我们在一起打麻将时他的脚都不正经,当然有时我也回报地碰碰他。我喜欢他的爱抚,那使我心动、我好像又回到了初恋时的感觉,是那么的美好,使人心醉,也使我常常一个人发呆,傻瓜似的想着他,更可笑的是在和老公作爱时还在想作他,我想我是第二次堕入了情网。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,这么多年不动的心还为另一个男人牵挂,我那关闭了多年的鸟巢也让别的鸟儿来碰撞叩门了……他想要看我的鸟窝,我让他看不呢?为他开不开启那鸟巢的门呢?他一定不会只是看看,一定想在我的窝里面玩玩,我会让他进来吗?我有些犹豫了,我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……自从有了和他不一般的接触之后,在这期间,他先是观看了我的乳房,又抚摸又用嘴吸的,只有一个字,爽。再后来就是我扭不过他的要求,还是把鸟巢的门打开给他看了,他直咵我的小屄生得太好看了,突突的阴阜,深深陷下的一条裂缝,打开90度的双腿,只能看得见一点点的小阴唇和阴蒂包皮,犹如嵌在那儿的一棵珍珠和花瓣,最赞美的还是我的那淡淡的的阴毛形状长得好看,上园下尖不大的一撮,刚好像惊叹号样插在那裂缝的上端,他跪在我的面前抚摸了一会之后就用嘴吻在了上面,吻了一会后就咬了我一下。「啊!你怎么咬我?……把我咬痛了……」「对不起,真是太美了,我是忍不住才咬了那么一口,你人是长得一般,可你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美了……真是上品中的上品。」我笑笑说:「放屁,还不是一样的,照你这么说,不知道你在外面玩了多少个小姐才知道,不然你那会觉得不同?你老婆的麻屄长得什么样子?」「真的不同,我是在网上看到的,而且不止几千个,也可能是上万个不同的麻屄,所以我才说你的实在是长得太好了,我老婆的就不说了,她比你胖,突起的是一大块,没有你的好看,差得远。」「还看不出来你这么好色,专门看女人的下面……嘻嘻嘻……色鬼……」「色有什么不好,它能给人代来欢乐、代来快感、难道你不快乐吗?」「我……」我笑嘻嘻的嗔道:「不快乐……」我又笑了笑。

「嘴硬,算了,我不和你较嘴劲,你们女人嘴上是从不认输的,嗨,我们这样都这么久了,让我弄一回好吗?」只要我不荅应的事,他从不勉强我,他乞求地看着我。

「不行,今天不行……」

「好的好的,以前总是不行、不行,现在终于说了个今天不行,但我还是很高兴的,那多久才行呢?」他可怜吧吧的望着我。

我摸着他的头温柔地说:「以后再说吧,在一起还怕没时间?」「好的,我时刻等你的好消息。」他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光芒。

时间过得好快,一晃就过了大半年。一天,公司召开全员职工大会,会址离我们的办公室200米远,会议进行不到半小时,我走到他身边悄悄地说:「有人找你是工作上的事,在我们那边的办公室等你,叫你马上过去。」「是谁呢?」「你去了就知道了。」他就匆匆地向办公室走去,我也跟了过去,上了二楼我们办公的地方,他回过头来问我:「人呢?怎么没见着?是谁找我?」「你的眼睛没看到吗?在呀!」他又到处望了望,走廊及门后都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:「在哪里……」「找什么找呀!我不是人吗?」我笑他。

「你真会开玩笑,有什么事吗?」他还不知道我的想法,他也没朝别的方面去想。

「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?你不想和我在一起?」他这才明白我的用意,马上说:「想想想,想和你在一起,你真聪明,这个时候叫我过来。」就把我搂在了怀里。我顺从地依偎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腰,全身紧靠着他。他低头吻了吻我的脸,我抬起头将嘴送了过去,热烈的吻让我们的舌头激情地绞在了一起,相互的涶液如美酒样侵入对方的口中,使人晕了头。边吻他边一手伸进了我的衣内揉抓着奶子,一手伸进了裙内的内裤里面从屁股沟摸到了我的阴阜上,那儿早已经湿湿的了,他很轻松地将指头压进了阴道里并在里面滑动,阵阵的快感从阴部扩散到全身的每个神经,好多的淫水顺着他的手往下流,就连我的屁股沟在他的手掌中也是滑滑的。好软,我一身好软,没有力气再这么站着……「今天总可以弄这里了吧?……」代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述说,手又在我的阴道里面动了动,指的是想将他的鸡巴弄在我的阴道里,想作爱,这是他想了好久的事了,我明白,勾引了他这么久不就是等这一天吗?我轻轻的应了一声:「嗯……」就把头低得低低的。

「那我去把门关了。」

「不,不要关,关了门有人知道我们俩个在办公室就更说不清了。」「那……到里间吧?」「嗯,」棹子上堆满了东西,不行,又太高了,进门探头就能看到,他只有将里间的门半掩着,在门后的地上放了几张报纸,扶我趟下后把裙子往上掀在我的腰间,帮我脱下了内裤的一只腿,第一次这样趟着下身完全暴露无遗地展现在他的现前,那时我真有点像小姑娘一样的害羞了,双手把红红的脸儿遮住。

他把我的腿微微地分开了些,就再也没有动了,我等了会还是没有动静:「还不快点,万一有人来……」「啊,是的,我是在欣赏你这美丽的地方……」他这才急急解裤子爬在了我的身上,将他那还不是很硬的阴茎用手扶着插入了我的小屄里面。「真是好紧张啊,又怕人突然出现知道我们的秘密,只有快点解决……」屁股就一厥一厥的向下压,我也将臀部迎合着他的节拍向上抬接受他的抽插,使他的鸡巴能更深入地到达我的体内,他紧张,我也是一样的不安,就像小小偷样的一点也不敢发出声响,还得专心的听外面的动静有没有脚步声有没有人来?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就将精射在了我的阴道里了。

过后的回味须然那次不是作得很好,但我满足了他,当时的我也是那么的激动,又想作,但又怕、偷情的剌激是无可比喻的……比那未婚时和情郞幽会更动人心弦……更加的剌激、更加的加味无穹……我那封闭的鸟窝门也正式的将向他开放了……有了美好的第一次,也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他是最喜欢看我的小屄,说是长得非常的好看,其次就是摸那个地方,我最抵抗不住的就是他的抚摸,老公摸我那地方起码也要十来分钟才有水,可他……一摸就出水,而且特别的多,再就是抚摸我的奶子,还喜欢吃我的奶,下面他也要吃我的,还把舌头伸进阴道里去绞,就他的嘴也可以让我达到高潮。

我们之间的芶合也是想当不容易才会有一次,在办公室要等到没人的时间而且绝对不会有人知道才行,又不敢去开房间,要身份证,那会留下丝蛛马迹的,到哪去找安全的地方呢?

哪有心思看映的是什么,身边还有其他的人也把我搂在他的怀里,我静静地享受着那温馨的爱抚,放在我身后腰上那只手插进了我的弹力紧身裤盖在了屁股的肉上,还有一个指头在肛门边轻抚,痒痒的,我知道他想摸哪个地方,把身子侧了下又将屁股抬了抬,手就又往下伸了些摸到了我的阴处,已经好多水了,很轻意地就滑进了阴道内在里面挖着,若不是电影院真的会骑在他身上去解决那难耐的欲火,但在这里只能装睡觉地头倒在他了的大腿上,让他的手能更方便的动作。暗昏的光线谁也看不到我头下的手正好放在了他的裆部,你摸我的小屄,我也摸摸你的鸡巴,哇!好硬啊,就这么捏呀捏的,他也受不了啦,就脱下外衣盖住我的头部,急忙拉开了拉练更是让他那硬硬的一根放了出来让我捏弄,他也流出了一些粘粘的液体,把我的手也弄湿了,但滑一点捏起来更好玩。他也加紧了他手在我阴道里的又挖插的活动。他那东西就在我的脸上摩擦着,也是第一次,老公要我作的事也没同意,可对情人作了,淡淡的尿骚气味使我不习惯但也不恶心,我轻轻地用嘴唇碰了碰又移开,我感到他的鸡巴在跳动,他要射精了,就用手捂在上面,结果流了好多出来弄得我一手全是他的精液。他递给我一张手巾,擦后我想抬起身子,但他压了压我示意保持原样不动,并在我耳边悄悄地说:「还想你摸摸,它一会又要站起来的。」男人的鸡巴真是变化多端,刚才还那么有骨气、有硬度、凶吧吧的,这会又像个害羞的小弟弟,搭拉着脑袋软软的变得小小的了。揉着、捏着、我试着伸出舌头舔了它一下,只感到他全身一抖,味道不是很好但接触那瞬间的感觉有些新奇,再来一次,他又是一擅,把我的头压了压,想得到更多……我是想试试?是想讨他的欢心?是真情的奉献?我也说不准什么原因就一口把他那软软的鸡巴含进了嘴里,只一吸、那一条软软的肉就变长了直往口里钻,我急忙一松口,它又缩了回去,嘻嘻,有点像吃果冻的感觉,又吸了两吸,还有点好玩,从他抚弄我的手上传递过来的感觉他是特别的舒服、特别的剌激。我又在呑吐他那鸡巴,不一样了,没有了刚才那种感觉和好玩了,硬了,我正想抬头离开,可他的力气好大,压着我的头一点也动不了,反而挺起下身,龟头都碰到了我的咽喉了,差点使我反胃呕吐,鸡巴在口中跳动,精液就射向喉里,我好气愤地恶狠狠地抓他大腿上的肉,(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把他的腿都抓了血了)直到他射完才松开他的手让我仰起头,搞得我满嘴都是他的精液。我生气极了,再也不想理他,匆匆地跑出了电影院。

在过后的几天里,他天天向我赔罪,说了好多好多的对不起:「我错了,全是我的错,也是当时我一时忍不住才使你不开心,以后也决不会有第二次了,请你原谅我。其实想开了也就没什么了,我也吃过你的呀,你才这么一次……」「那是你自己要吃的,我又没叫你叫你吃,我对你付出已经够多的了,我也在努力,可你?……给我硬来这一套!……使我好伤心……」我在他的面前流下了眼泪。

「他把我搂在怀里:「好了好了,别这样,你这样子我也会难过的,要不这样,为了补贘我对你的的过错,我就再吃吃你的……」「想得美,不干,那你自己回家吃你老婆的吧!」「我从没吃过她的,不吃。」「到外面找个女人去吃吧,吃了回来说给我听。」「就是在外面吃了你也不信,一定会说我是编出来的。」「是你自己说的要吃了才算惩罚你,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你走吧,不要理我。」「怎么会不理呢,要理的,只是我说的话你不信我嘛,要不这样,你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你给她们说说,随便哪个都可以给我吃,事后你的姐妹说话你才会信的,好不好?」「你放屁,嘻嘻嘻,你的心也太大了吧,和我有了关系还不知足,还想弄我的姐妹,她们的尿你吃不吃?嘻嘻嘻嘻……」「吃啊,你敢去说我就敢吃。」一脸认真的样子。

「好!这可是你说的,明天我取尿后拿个瓶子给你装来。」「先说好,冷的不行。」「那给你热热不就得了?」「不行,要不落地的不经过盛装的那种,对着我的口,屙出来就吃才行,味才不变。」「嘻嘻嘻……我不敢去说,你自己去说……看你有这个本事没有……」「这就对了,终于有了笑声了,别再像前几天那么不理我了好吗?」经过几天的冷战我们又和好了。

星期天下午,我们一家在看电视,电话响起后是我接的,是他,太胆大了,电话还打进了我的家里,说他在某某舞厅等我,要我穿上裙子去见他。我拿不定主意是去还是不去。

老公问:「是谁打来的?」

我犹豫了一下:「是办公室的小姐妹打的,她说我卖的那条裙子很好看,叫我穿了过去再给她看看,她也想卖。」「那你去吗?」「我还没想好。」「你要是想去就去吧。」「我……」「去吧去吧,免得别人等你。」

「可是……好不容易星期天,不能赔你们……」「你今天怎么还这样客气了?俩口子还说什么赔不赔的。去吧。」「那好吧……」在舞厅的门口穿着风衣的他看到了我就招了招手,我左右看了看没的熟习的面孔就向他走去。里面音乐声震耳欲聋,光线很暗,只有大声的给他说话才能让他听到:「我不会跳舞、」「我也不会跳。」「那你叫我到这里来干啥呢?」「其实我也不会跳,看也不会吗?你看,这里光线不好,人也看不清,他们一对对的抱着在转,我们在边上看也可以抱在一起呀,在别的地方不能随便抱,但这个地方男的和女的就是要抱在一起才正常,不抱那才叫不正常呢,真是个好地方。」「亏你想得出找这么个地方来见面。」他把我拉到了一个角落的边上,双手从我的肩上绕过搂着我,让我靠在他的胸前,交叉的双手被他的肩膀遮住视线压在我的胸前,随着音乐的节奏不停地捏弄我的乳房,我不停地搜寻那一张张面孔,千万别碰到认识的人。没多久他那里就硬起来了,顶在我的屁股上,我回过头望着他:「又在乱想了?」「是呀,抱心爱的人抱在怀里,又贴得这么紧哪能不想呢?你呢?想不想?」我娇嗔地笑了笑:「不想……」头又向前望去。

他伏下头在我的耳边:「那我检查检查就知道了。」「在这里?不行啊,让人看见多不好……」「灯光这么暗,又自顾自的跳舞,没人会来看我们的。」说着就放下他的一只手往我的屁股那儿摸去,他在那儿鼓捣了一阵摸到屁股上的肉了,怎么摸进去的呢?我回手探了探,原来他把裙子的后面掀了些起来,手从内裤的上沿插进去的,我在他的大腿上拍打了一下,可他不听我的,从股沟直摸阴阜。

他的嘴靠在我耳边:「没关系的,你别乱动就行了……」手就从股沟处尽量往我的裆内探,又摸到我那敏感而湿湿的私处了,他在那里里面又搞鼓了一阵,把我弄得心心慌慌的,就这时他的手松开了,可不一会手又伸了过来,呀!我感到了那东西贴在肉上了,这么多人,在这种地方他也敢把鸡巴弄出来顶在我的屁股上,我刚想移开,他加大了搂着我手上的力度不让我动,还把屁股那两辨肉分开再夹住他的鸡巴,我的心跳得好快,嘭嘭嘭要跳出来似好的,紧张的四处看有没有人注意我,还好,没有人看我们这个方向,我没再动了,就让他这么贴着吧,从来没有过的紧张、恐慌、兴奋、剌激、快感一起向我袭来,淫水不停地往外冒,还有他的混合在一块了往下流。他的鸡巴在股沟间滑动,几次想塞进我的体内都没有成功,我将屁股向后翘了翘抬起,立即就给我那里面塞得满满的,可我刚一直身又滑出来了。

「亲爱的,就让我弄在里面吧,我好心慌哟……」「我这样挺肚翘屁股的样子靠在你身上的样子,怪难看的,会引起别人注意的,不行。」「那……那……你就装成擦皮鞋的样子弯着腰就行了,只要一会,好吗?

……」

我犹豫了两分钟,手里拿了张纸巾,慢慢地弯下腰去擦皮鞋,他轻易地就把鸡巴给我塞了进来,胀胀的满实感,热热的、硬硬的立刻让我的阴道里面舒服而且不痒了,他不敢作出抽插的动作,只有这么贴着,但没有磨擦又不能产生那种快感,只有贴着微微的左右摆动,鸡巴也在阴道里面动了,加上我双弯着腰在擦皮鞋的动作,快感阵阵袭来,啊,我那里面的肉也在蠕动,泄了……我没有力量再弯着腰了,好像要倒下去了,他用力地扶着我,把我的屁股顶得紧紧的,鸡巴在阴道里突突突地跳动,他也射了出来……一个周三的下午老公休息,小孩要上学,我约了他和办公室的两个女同事到我家打麻将,老公也很喜欢我们聚在一起玩。我问老公可不可以穿睡衣,他说可以,你又不出门,这睡衣也不短,又不透,和裙子没什么两样。我说那好,下午我就穿这个。

我给心中的他说了其他的是约的两点钟来打牌,你要先来。他听我的话果然先到,才一点过十分就到了。

「大哥,你好,你已经好久没到我这里来玩了,今天下午打牌,好好的玩玩,晚上我们在一起喝两杯。」我老公和他打招呼,嘴还很甜的。

「今天你也休息吗?那就一起打打牌吧,酒我可是不能喝多,没有酒量呀。」「好的,一起打,来先抽支烟,请坐。」就把烟递了过去。

他在茶几旁坐下后,我也拿了个小橙坐在他的对面:「老公,你去给客人泡杯茶嘛,好吗?」「好的,我这就去。」老公就走进了视线看不到我们的厨房去泡茶了,在情人的眼里,我看到了他的眼光朝我的下身看了看,用嘴又示意了一下,我知道他在想什么,又是想看看我那躲藏在内裤里害羞的小穴,我笑了笑送了一个秋波给他,手放进了裙子内把内裤往一边拉了拉让小屄露出来,再分开双腿让他看他最喜欢看的东西,在他的脸立刻上浮现出了幸福满意的笑容,我知道他已经看到了,当一听到老公的脚步声时,我就急忙灰复了原状,如淑女般地端坐在那儿。

老公把茶泡好后也坐在了茶几边拉起了家常,我转过脸:「老公,还有俩个同事马上就要到了,我们买不买点瓜子水果呀这些招待他们呢?」老公说:「好啊,应该的嘛,那就再买包好点的烟。」我说:「我去买?」老公说:「你不要去,先赔赔客人,还是我去,走得快些,只要一会就回来了。」就起身要走。

「到这里来玩还要你们破费这么多,那怎么好呢?那这样子,请客算我的,我这里拿些钱去买。」说着就摸身上的钱夹。

「哪能要你出钱呢,别这样别这样,你坐会,我去去就来。」老公说完就出门了,并反手把门也关上了,这是我家进出都关门的一个习惯动作。

我家是住五楼,老公一出门,我就走到窗边一手爬在窗台上只露一双眼睛,看老公下楼没有,终于看到了他头也不回地向街上走去,我没有回头一手放在身后向后招了招,令我心动的情郎快步地来到我的身后刚好把他的下身送到我的手中,我捏了捏他那还是软软鸡巴说:「我老公可能起码也要十多分钟才能回来。」他马上意会到我给了他这个机会,就立刻把我的睡裙翻起来在腰间,内裤退到了膫上,屁股光光的有一股凉意,我要时时刻刻监视楼下老公回来没有不可能回头,就这么翘着光光的屁股等着他的爱抚。「啊,好舒服……好痒……」我感觉到了,他用手抚摸了几下之后是在用嘴舔我的阴阜,我马上就水洼洼的了,舌头在阴蒂上扫了几次后又伸到阴道里面去了,须然不如鸡巴那么坚硬能直达深处,但异样的快感也使我战抖不已,.「别舔了,好痒啊……快点来吧……抓紧时间……」「好的,」只听到一阵解皮带的声音过后,热热的、烫烫的一根就塞进了我的阴道里,手也在不停地揉着我的阴蒂,阵阵的快感不断地袭向我的全身……激烈的抽插使我的头在窗边犹如乌龟的头样一伸一缩的,我也随着节拍一下下地往后坐,让那一次次的抽插在更深处撞击: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我喘着说。

「我也要来了……」他加紧了抽插的速度,重重的十多下猛插后又猛然紧紧地搂着我,下身把我顶得好紧好有力度,像是要把整个鸡巴顶到我的肚内、顶到我的心口似的,那肉棒在我的阴道里面跳动着,一股股热烫的精液直冲我的花心……发泄完后我叫他赶快先到厕所去擦干净,然后我才去处理完流到大腿的我们共同的淫液。等我们的好事完了之后我又急急走到窗前,这才看到我老公已经买好的东西往回走入我的视线。在老公的眼皮下同情人作爱的确太剌激、太兴奋了,心儿还在不停地快速跳动作,脸上也还挂着兴奋的色彩。

当老公开门进屋时看到的是他在专心品茶,我侧身坐着在看报纸:「怎么不叫大哥抽烟呢,来,大哥抽烟,她就是一点也不会招待客人,莫见怪。」「谢谢,你们一家人真是太客气了,还是随便一点好些……不然以后我们都不好意思来玩了。」「好好好,那就随便一点吧,欢迎你们以后常来玩,我们是很好客的,一说起你们要来玩,我老婆她可开心了,平常她可没有这么高兴过。」我恨了老公一眼:「看你说的,我是这样吗?喝你的茶吧……」「好,不说这些,喝茶喝茶……」老公平时被我管顺了,只有顺着我说。

打麻将是晃子,想他在我身边一起玩才是目的,只要他在我的身边,就是不搂着我爱抚我,我也会觉得那是阳光明媚、色彩般烂的日子,会是那么的爽意、那么的开心……当我们没见面的时候,也要在电话里相互的问候,咰问对方和自己的家人作爱没有、作得怎么样、怎么作的、直到如今,我们没有打乱对方的家庭生活,老公爱我,更重要的是还有他,是真正的爱着我,我沉醉在俩个男人的的爱里,我觉得我是个幸运的女人,我也牵挂着他们,忘不了的爱……忘不了的情……我那忘记不了的人……但我还是好想好想真正的和他在床上好好的作一回,哪怕是上天给我一次机会也好……到这时我才真正的体会到‘色胆大如天’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写自己的文章,网上的人我又不认识,他们看了也没啥了不起的,所以就发表在这里了。我不想有人打扰我平静的生活,我把邮箱公开是留给和我有同感的人交流,别问我在哪里,也别打听我的电话,一切对家庭不安全的因素我都会躲开,请那些一说就是鸡巴有多大,可以操多久的无聊人请不要干扰我,我不喜欢那些。


【完】



上一篇:艾莉雅 薇若娜·普斯 妮芙·坎贝尔【10p】
下一篇:小女奴试用期
热门推荐
移动版